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考生网:选择教育培训机构,如何避坑?

2021年04月07日 09:55

现在的教育培训机构缺乏有效监管,质量良莠不齐,有的甚至为了高收入高提成不择手段,为了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今天小编啊少就根据个人在教育招生方面工作多年的经验,给大家揭秘下教育机构招生的那些套路。


选择教育培训机构需要注意什么?


1、名师“名不副实”

有些教育机构在招生简章上说学校课程是由某某名师讲课,可是当你报了名,实际到学校上了课,你才发现所谓的名师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有的甚至根本就没什么教师资历。所以大家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不要轻易相信招生简章上的信息,可以通过网络搜索或者贴吧论坛调查了解,以免上当受骗。

2、夸张广告宣传

不要轻信教育培训机构的广告宣传,它很有可能是一个虚假广告,比如:“报名包你考试过关”、“上完一个月保准成绩提高”等等。这些夸张的宣传广告都是机构为了招揽生源而肆意夸大的培训效果,背后保准都是套路,当看到这些广告时需谨慎!

3、报班容易退班难

报班容易退班难是现在教育培训机构的常见现象,而且现在的培训费用普遍偏高,学费制定标准也不明确,一旦落入套路则很难再从培训学校那里退学费。所以大家在报名缴费之前,一定要了解清楚各种协议,签署相关的合同。

4、假借名校招牌

现在不少中介机构利用消费者渴望上名校但对教育体制不熟悉的盲区,利用学生和家长对国内名校的信任,在招生时大打各种名校招牌策略,与消费者玩“文字游戏”以混淆视听,不少家长因为这样的噱头就上当受骗。不要等到交了巨额培训费、发现了套路想退款时,却由于缺乏协议约束而吃了哑巴亏。

往往很多消费者维权意识不强,或者不懂维权渠道,在发现上当受骗时都选择了沉默。为此,小编建议,大家在培训报名缴费时,一定要与对方签署相关协议,并且保留发票收据这些文字证明,一旦报名入学后产生纠纷才能维权。毕竟现在教培行业鱼龙混杂,如果只是口头承诺没有文字记载,只会让教培行业的骗子更有机会赖账。


以上就是教育培训机构在招生时常见的套路,希望大家在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能避开这些坑,如果想要了解更多教培行业的资讯,欢迎到考生网官网了解,也可以关注考生圈公众号了解更多教育学习知识~



相关推荐

把VR技术融入租房,与时俱进才是时代发展的需要!

2020年10月20日,以“VR让世界更精彩—育新机,开新局”为主题的2020世界VR产业大会在江西南昌顺利结束,也再一次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在虚拟现实产业上,并从这场线上为主,线下结合的云峰会中,捕捉虚拟现实产业的发展趋势。过去,VR行业很长一段时间里饱受争议,一度遭到冷遇和瓶颈,VR技术也停留在展厅级、孤岛式、小众型。但在今年的这场VR峰会上,不少专家学者都表露出对行业发展的强烈信心,并拿出大量支撑数据作为未来的发展的“时间表”。同期,IDC也发出VR产业研究白皮书,预测商用vr将投入教育、零售、制造、服务业、办公、娱乐等各个方面,并降低技术门槛、入驻门槛以及成本门槛,精准的落地在各类应用场景,促使更多资本流入VR市场,掀起发展浪潮。“全景看房”就是VR技术登上商业舞台的一次尝试,以租客网的BR看房为例,就是将VR与看房结合,利用真实的三维场景重建和三维空间数据采集,为租客还原现实场景,与传统的实地看房相比,这种途径也非常直观,同时节省了路途奔波的时间,省心省力,提高效率,从技术层面突破“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壁垒,实现线上沉浸式看房。租房在VR技术的支撑下,变的更加简单,也为租客带来前所未有的体验,通过VR全景看房,可以提前看到所有住房的优缺点,把筛选和对比的过程简化,部分引入语音和空间互动的VR影响更是让租客对周围的环境也一览无余。VR技术的应用并不局限于此,未来还有可能突出VR远程社交。2020年11月9日Oculus首席顾问约翰·卡马克发表评论表示,Facebook正在考虑将OculusBrowser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开发沉浸式浏览器领域。此前有网友吐槽OculusBrowser这款OculusQuest的内置VR浏览器过于平庸乏味,卡马克则回应称浏览器明年会迎来更多有趣的内容,正在考虑将其打造成一个可行的工作平台。作为说明,Facebook曾在今年的Connect大会发布了一个项目,旨在建造一个更高效零活的虚拟办公室上。VR应用正在开始渗透进社会发展的每个角落,大家对VR的应用和预期也都充满了期待。如今VR技术服务方也在不断完善,从全景看房扩展到“数字展馆”“工程汇报”等,像优联互通等技术服务企业都在提高自身技术的同时,不断开拓VR的应用项目。优联互通技术服务方专注于VR解决方案,拥有资深摄影师和技术团队,曾将VR投入使用于高校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开发,后支持租房平台的全景看房技术。在VR数据处理的过程中,使用多节点和分布式数据储存,通过完整的数据处理管道保障数据安全,为商业VR应用提供标准化数据接口,将VR应用提升到商业层面。相信在这种态势之下,优联互通的VR技术将不断发展,为多元化细分产业转型升级赋能,在VR的发展上落笔新篇章,进一步透视新趋势的发展。

2020年11月23日 10:35

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硬伤

今天租客网跟大家说一说中介行业经纪人的现状。作为地产行业的一支特别的队伍,他们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拿着偏低的底薪,常年907,在大城市里租房生活的人。每天都在为指标奔波,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单。四月底的城市,大多数的房产门店渐渐活跃起来,穿着西装的房产经纪人开始恢复了正常的上班。而疫情之后的城市还是显得有些萧条,来看房源的人几乎没有,门店里的中介经纪人也闲不住,和周围的小贩坐在一起聊天。还记得过年前的房产经纪人是这样的:“阿姨、姐、叔叔,要不要看房子?这套房子最近做活动超低价,不来看看吗?”,几乎在每个城市的主干道、大型超市、公园的旁边,你都能看到一个个西装革履、手持单页戴着xx公司工牌的房产经纪人。小编曾看到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房产经纪人,有小区的地方就有中介门店。房地产中介有个“小阳春”的说法,指的是在春节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房产经纪人开单最好的时期,这个阶段换工作的白领比较多,租房市场十分活跃;家里有孩子需要上小学的家庭,也要筹备学区房。所以,无论是二手房还是租房,都会迎来一个爆发。但是,这个春节,一场疫情,令一切成为泡影。现在的房产经纪人,近况着实不太令人乐观,几个月没有开张的大有人在。小王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前几年楼市还未进行调控的时候,他一年的佣金都有20多万,但近两年随着楼市的持续调控,房地产市场逐渐变冷,不断的有人离职,也不断的有新人进来,靠着自己的努力,疫情未发生时,他还是能成功地开单,虽然收益虽然比前几年少但是生活绰绰有余。随着疫情,房产市场越来越差,即便现在的他依旧很努力,可他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卖出房子了,而上一单的销售佣金还要2个月以后才有可能拿到,连吃饭都成问题。走投无路的小王一口气装了很多房产平台APP,在每一个平台上都进行尝试,最终的目的只有,就是想开单,最后通过租客网的线上分销和VR看房成功开了一单,这一单帮他度过了难关,最起码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小王很开心。作为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相信只有真正扎根于房产经纪行业的人,才能够深有体会。疫情当下,给房产经纪人的工作开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每一位房产经纪人都需要更加高效便捷的工具,租客网平台实时VR看房的优势,在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同时,也能从各方面节省客户和经纪人的时间,让客户感觉到房产经纪人的高效率,减轻房产经纪人本身的工作强度。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最基础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所靠拢,力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房产行业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房产行业严重依赖于线上互联网。无论是买房还是购房,客户先进行线上VR看房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将房源信息放到线上,多了一个信息分发渠道的同时,也为客户和房产经纪人带来了便捷。机遇,永远属于有远见的人。

2020年09月09日 15:32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